手机版

老公出轨后 我成了别人小三

时间:2016-04-15 09:36:00  浏览次数: 101 

  我不是坏女人,我自己的家庭被别的女人破坏过,所以我知道那种滋味。所以我会在刚开始上网找网友的时候就给自己立下过一条规矩,我绝不会和已婚男人交往。因为我不想干出千夫所指的缺德事儿,更重要的是,每个家庭背后都会有一个无辜的孩子,我不想伤及无辜。尤其联想到我自己的女儿,如果不是那个女人勾引我前夫,我们一家三口至今都不会分开。当然现在说这些都晚了。我前夫已经再婚了。虽然新婚妻子不是之前破坏我们家庭的那个女人,但是我依然会不开心。

  我前夫现在又有了个女儿,是那女人给他生的。我能够深切感觉到他对我们的女儿已经越来越不在意了,所以我觉得我当初为了惩罚我前夫出轨而选择离开,到头来真正受惩罚的,却成了我们的孩子。当然还有我。总之男人在婚姻里犯错,女人要么选择委曲求全地承受,要么就只能孤独一生。这公平吗?当然不公平,可也没办法,不是吗?很无奈。

  现在回过头来说樊城,他的工作是到各大医院推销医疗器械。北京好几家医院都是他的点儿。所以他会经常跑北京。那么我在天津,我们见起面来就会非常容易。有时候是他来找我,有时候是我去找他。说真的樊城确实跟我印象中的网友不一样,他很真诚,也很实在,而且话不是很多,对人也很透明。一般的网友都是隐瞒身份又隐瞒名字的,他不是。他说我是他唯一在网上认识的女人,我信。他还说,跟我有说不完的话,我也信。

  樊城确实跟我讲了很多他的婚姻,总之就是四个字,一言难尽。樊城说他对妻子早已没了感觉,甚至都停止了夫妻生活,两个人在一起不过是为了孩子罢了。他们有一个非常不错的儿子,刚刚考上省重点中学,据说会很有前途。樊城比我大,可他妻子比我小,好像是非常年轻的时候就遇到了樊城,然后就结婚了。

  这些年也是一心一意打理着樊城的生活。但樊城不爱她。这才是最致命的。樊城说,我跟她没话。他用“两个世界里的人”来形容他和他妻子,我一下子就想起了我离婚之前的那个状态,我和我前夫当时,也是“两个世界里的人”,彼此在同一个屋檐下却形同陌路,简直就像仇恨且陌生的租客。

  我原以为离婚可以使他受到惩罚,痛定思痛。我甚至做好了如果他改过,就一定给他机会复婚的打算。但没有,没有。是我太幼稚,男人一旦放飞,又怎么可能老实回巢?!

  我还是会时不时地想起我前夫,想起我的上一段婚姻。我和樊城在一起也是,他每说他和他妻子之间的一个场景,我就会联想起自己。所以我认定他们的婚姻也是不死中的死亡,换言之无论我出不出现,樊城的婚姻都不会改观。

  我正是带着这样的念头开始和樊城在一起。也算是给了自己一个道德上的交代。但让我没想到的是,两个月前,樊城的妻子媛媛造访天津。是媛媛先打给我,然后才是樊城,所以你能想象我的那种惊讶。

  刚接到媛媛电话时,我简直都语无伦次了。真的,我以为她是来天津抓我的呢。做贼心虚吧。然后才是樊城的电话打进来,告诉我,我的生日到了,正好他老婆要过来天津开会,所以就托他老婆捎给我了。我在电话冲他大喊,你疯了吗?生怕她不知道是不是?樊城自作聪明地说,我觉得这样才正好表明我们不过就是普通朋友关系,她反倒不会戒备。

  其实这真是男人自作聪明的想法,哪有女人不会戒备这个?女人都多敏感啊!

  然后,我就被迫接待了樊城的妻子,真的是硬着头皮,而且幻想过各种画面,比如她一上来就黑着脸?!再比如她拿出正牌太太的气势故意做给我看之类。结果我第一眼看到媛媛的时候,就喜欢上了她。她就像是个小女生,人特别清新和气,一上来就叫我青姐,还说樊城千嘱咐万嘱咐让她一定把东西带到。搞得我不好意思了。又是另外一种措手不及。

  那天,我从车站接了她,就带着她到意式风情街去转,她喜欢的什么似的,我特意避开了平时我和樊城吃饭的那家餐厅,虽然媛媛并不知情,但我会尴尬。

  也就是在那天,媛媛和我讲了她与樊城之间的故事。她又问我的情感生活,我没有细说,只是用一句“我没有你那么幸运”就一带而过。媛媛很善良,然后就什么都没再提。

  那天看着媛媛提到樊城时幸福的样子,我就难过。媛媛说,她为了和樊城在一起,跟家人都吵翻了。现在家人看到她和樊城很幸福,又重新接纳了她……我甚至不想去验证她和樊城的话究竟哪个版本才是真的?我只知道幸福不是装出来的,无论如何,我都不能介入到她和樊城之间,因为这个婚姻没死,真的,根本就没有死。甚至还很有活力和希望。

  也就是在那天晚上,我和樊城长聊了整整四个小时,宗旨只有一句话,我喜欢媛媛,我们必须分手。其实我是善意,其实我是为樊城好,也不知道樊城那边,会明白我的用心良苦吗?

  阿莱手记:

  爱情中一定有悬崖。而且不止一处。

  站在悬崖边上,能一发千钧决定不往下跳的,真不多。

  正如文中所言,媛媛的突然造访,也许出于有意,也许出于无意。

  无论有意还是无意,无论媛媛对于眼前这个女人和自己丈夫的关系究竟是未知还是已知,有一个答案是肯定的,那就是这两个女人,都足够聪明和智慧。

  这恰恰也是这个糊涂男人的幸运和福气。不然两个女人中的任何一个犯起浑来,都断然不会是现在这样的局面。

  无论如何,劝人回归家庭,总归是好事一件。

  我甚至想没准那个男人也并不糊涂。干脆将计就计,乐得让两个女人去代自己解决问题。感情上的事,版本太多,没人说得清。

    转播到